蔡康永、小S再合体!翻版《康熙来了》?我们去幕后看了看
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关于66顺娱乐 >

蔡康永、小S再合体!翻版《康熙来了》?我们去幕后看了看

发布时间:22018-10-11 18:35 来源:66顺娱乐|66顺娱乐首页

     

  明亮的演播厅里,小S熟练地制造着一个又一个包袱,她左手边笑脸盈盈的蔡康永安静地看着她,每当S兜不住的时候,他会及时把话题拉回到正常的轨道上。

  这个被小S喻为“第二次恋爱”的节目是《真相吧!花花万物》(下文简称《花花万物》),也是继《康熙来了》停播两年多后,蔡康永和小S首度合体主持的一档综艺脱口秀节目。

  作为节目的发起人和制作人,蔡康永在接受《天下网商》专访时说,“我们认清自己或者别人,光看成绩单、履历表,其实获得的信息很有限,但是购物车不会骗人。”

  把分析当下社会消费观作为一档综艺的基调,似乎还没有节目这么干过,因为一方面这样很容易变成一个购物节目,另一方面或许会因为样本太少而无法引起观众的共鸣。不过对于《花花万物》而言,这些问题从基因上解决了:它由《康熙来了》的制作班底承制,不用担心节目的综艺度不够,样本方面则和阿里数据合作,背靠阿里海量的消费数据来观察当代年轻人的消费观。

  这档由天猫、优酷、燃烧小宇宙联合出品的脱口秀节目,目前已经播出5期,观看量4.5亿。而它试图去发现的消费真相,会对每天沉浸在符号消费中的人们怎样的启示呢?

  80后的记忆里,最下饭的综艺莫过于《康熙来了》,这档播出了12年之久的脱口秀节目,至今还活在我们的表情包里,也活在各种八卦公号的资料库里,还记得两年多前的最后一期中,小S的眼泪和康永的不舍,至此仿佛台湾综艺的时代就终结了。

  《康熙来了》停播后,两位主持人也各自单飞,康永来到《奇葩说》和马东、高晓松重新组成了马晓康CP,但是失去了康永的小S,似乎一直没有找到新的soulmate,她辗转在各种内地综艺里,一直延续她在《康熙》里的人设和梗。

  陈彦铭(人称B2)曾担任《康熙》的制作人,与康永、小S都私交甚笃,当年离开《康熙》后,他曾追逐过自己的拍戏梦,去年他定居北京,与沈琮翰、艾得闻三人成立了北京燃烧小宇宙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的第一档节目就是《花花万物》,所以这档节目不仅仅是蔡康永和小S两人合体,也是整个制作团队的大合体。

  去年小宇宙成立后,开始策划一档全新的棚内访谈类综艺节目。“原本我们想过做美式的那种mini脱口秀,不过通过市场调查发现观众对买买买有特别狂热的情绪,国内目前没有能够满足大家这方面胃口的节目,由此便想做一档洞察人们消费观的明星访谈类节目。”

  当小宇宙找到天猫和优酷陈述这个想法后,大家几乎没有犹豫。“在我看来,消费就是生活,生活是每个人通过购物去选择的。”选择了什么物品,就是给它进入你生活的通行证,作为天猫方的项目负责人,牧乔表达了天猫对于这样这档节目的思考。

  山本耀司说过,“‘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牧乔认为,这是她希望《花花万物》能够引起观众思考的方向。“大家对自我构成没有体感,自我就是通过选择来表达的。”而通过花钱来定义自己,是最直接也是最日常的途径。

  当初小宇宙确定要做这档节目后,B2和康永就决定找小S来主持。他们跑到小S家附近约咖啡,三个人聊着聊着,互相问对方身上带了多少钱,“小S说,她只带了72块台币。我都惊呆了,所以你看光靠外表是无法了解一个人的消费观念的。”B2也问过小S,会不会担心康熙合体后,节目会很像《康熙来了》,“小S想了两三秒说,我们两个人不就是康熙嘛,像就像了又不会怎样。”

  康永在接受《天下网商》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当初邀请小S来主持,就是希望可以重新体会和她一起主持的乐趣,如果外界期待这个节目要不同于以往康熙这样的想法,那这不是我的想法,我们就是康和熙,一定就是康熙的感觉,我们不可能康和熙在一起变得不康熙了,这是何苦呢。”

  对于在《奇葩说》中成功转型的康永来说,他似乎已经转变了过去那个在小S身边当暖男的主持人形象,更多地在节目中表达自己的观点,把控节目的情绪,对他来说,“马晓康”和“康熙”是完全不同的组合,“‘马晓康’三个人有点像,他们在一个战场上使用的是同一种兵器,就是自己的态度。但是我和小S在一起是并肩作战的感觉,我们是一边的。”

  各自分开发展期间,其实三人之间不常联络,不过一进到录影棚,仿佛穿越时空,“就是,天呐,我的噩梦又回来了的感觉。”B2讲得夸张,但是他的语气里透出一种小确幸,“大家就很默契,我看到他们转身就知道想要拿什么东西,停顿两秒我就知道他们要抛什么梗。”

  大家喜欢看《康熙》,很大程度上就是喜欢看康熙两人挖嘉宾的八卦,作为制作人,B2深谙此道,所以在《花花万物》里,他延续了一贯的犀利风格。

  采访当天,恰逢录制现场突发一件棘手的事情,处理完事情,B2回到采访中说,“很正常,一般人录节目都会疯掉,这也是节目好看的原因,我们就是要去激发艺人在这种状态下的表现。”不按台本出牌是B2的一贯风格,那些《康熙》中的经典段落不少就是这样“逼问”出来的,所以B2说很多艺人对《康熙》是“又爱又恨”。

  《康熙》之所以停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台湾做综艺的预算非常有限,据之前媒体爆料,当初《康熙》十周年的节目庆典,电视台都不愿意加拨预算,陈彦铭到处筹钱,最后筹得100多万新台币,把节目搬到了可容纳400人的小体育馆,来参加庆典的艺人也大多友情到场,不拿一分酬劳,现场就像公司年会,奖品是“下一年上五次康熙”、“陈汉典代言的泡面一箱”等,最大的奖是“新台币10000块”(约合人民币2000元),可以说是艰苦卓绝。

  B2回忆在台湾做综艺的岁月,至今还透出一丝苦涩,因为“不能有广告植入”,节目质量是有保证了,但是主创人员的温饱就成了问题。B2惊叹于目前的综艺市场如此广阔,节目预算,很多大制作的综艺节目,令人羡慕。

  如今《花花万物》赞助方不止十个客户,如何让这么多“金主爸爸”在节目中和平共处成了一个新的议题。不过B2觉得这并不是一种困扰,“我们的综艺这几年进步非常大,大家都在努力平衡内容和广告的关系,所以广告也越来越有趣。”所以对他来说,让广告成为综艺的一部分就是解决办法。

  《花花万物》有几个固定环节,开场会展示主咖的天猫购物车和购买记录,让大家来猜这是谁,以及这些购物偏好可能代表他的什么个性,是为“以车识人”;然后每期会有几个MC展示和当期主题相关的物品,然后现场观众打分认可或者没用。

  看起来并不复杂的流程,不过这些环节的串联,都离不开阿里数据。当然数据的解读可以是多面的,阿里数据也发布过不少热点榜单,比如解析过“空巢青年”现象,也调侃过90后脱发现象。

  《花花万物》上线第二期的节目主题是养生,康永在节目中说到,“我们以为40岁以后的人才会讨论养生这件事,但是阿里数据告诉我们,搜寻养生这两个字,最密集的年龄层,是18到25岁。”这些和我们常识所相左的结论,会变成节目话题的由头来引发讨论。

  一档讨论购物的节目会不会很导购?包括天猫在内的三个出品方都不希望它变成一个导购节目。在康永看来,数据可以激发大家的想象力,但是又不能“很重地去依赖这些数据”,因为有趣的节目比数据可以更好地帮助观众去理解自己的消费行为。

  同样对于天猫来说,也不会去刻意强调导购的概念,牧乔告诉记者,《花花万物》的希望尽可能真实袒露和探索购物这件事,通过综艺这种高频的内容行为,让大家去关注消费这件事,也就是消费洞察。所以无论是MC还是主咖,他们所展示的物品都是非常“自我”的,是真实购买和消费过的,“我们希望这些购物行为和习惯是真实的,而不是节目去人为设置和去安排的。”

  从“货”维度上,每期节目提到的商品都会在淘系APP“花花万物”的页面中找到对应的商品,但是我们不会推具体的一款商品,以品类关键词给到大家更多符合自己要求的选择花花万物的自由。花花万物希望从每期话题衍生出更多有想象力和话题的商品清单,而不单单只是节目中提到的。

  打开手淘、天猫,搜索“花花万物”,每期都会以“系列榜单”的维度来更多维度的展现“花花万物”会场。手淘有好货频道会优选各领域的内容达人参与录制,为每期主题定制花花好货周刊;天猫小黑盒定制了花花新品榜单,独家推荐海量大牌新品。

  除此之外,还有“人”维度,手淘爱逛街会为节目输送一些淘宝红人来作为MC参与录制,衍生出推荐货品的种草视频;大咖AB面,选取《花花万物》中的艺人,从明星本人的生活方式维度,在三分钟的时间内A面速写大咖生活方式,B面揭秘其不为人知另一面,衍生出有关天猫独家关于明星理想生活的原创内容。

  诉记者,大家都在朝电商内容化的方向做一些尝试,《花花万物》作为一个消费类综艺IP,可以切割成很多素材,“无论是人的维度还是货的维度,我们会吸纳很多阿里内部的资源来做内容型营销的玩法。”

  有用和有趣要怎么平衡?B2认为这不是一个问题。综艺就是有趣的,形成默契的主创团队之间自然会发生化学反应,但是《花花万物》并不是一个让人一笑而过的综艺,它能够激发观众对消费的思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