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趟不过女人河的男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关于66顺娱乐 >

姜文趟不过女人河的男人

发布时间:22018-10-11 18:36 来源:66顺娱乐|66顺娱乐首页

     

  比如姜文最近上的《邪不压正》,全程跑酷看得人晕头转向。彭于晏希腊雕塑般的肉体再迷人,也总是在不经意间蒸腾出一股冒烟儿的傻气。

  所有的刀光剑影,都不及周韵从钟楼探出脸来那一秒,夕阳与光线都染得刚刚好。

  周韵越是美,观众越不买账,《邪不压正》从点映到公映,豆瓣评分一路从8.1跌到了7.2。

  姜文最牛的两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还有《鬼子来了》,都是他与周韵结婚之前拍的。当他婚后爱上了用周韵当女主角之后,电影口碑就一路陡降。

  陈凯歌的前妻洪晃,长得不算好看,但是个很有魅力的女性,智慧且洒脱。陈凯歌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拍出了《边走边唱》,拍出了《霸王别姬》。姜文也挺爱她,后来还找她来演《一步之遥》里的贵妇。

  96年陈凯歌跟陈红再婚。陈红确实美,还带着一种油画美人儿的质感。陈凯歌也爱把她放电影里拍,《梅兰芳》《搜索》《无极》《赵氏孤儿》里都有陈红出镜,结果评分却一部比一部惨。

  当然,导演们拍不好电影,绝不是老婆的错。但往往是老婆很美又很爱拍老婆的导演,越容易陷入瓶颈。

  贾樟柯也爱拍老婆,他拍了13部电影,有11部都是赵涛当女主角。不过赵涛那张平凡得甚至有些寡淡的脸,跟贾樟柯电影里的北方小城气质一直都很契合,反倒成了电影里的一个象征性的符号。

  蒋雯丽长得好看,所幸顾长卫拍老婆拍得并不多,恰恰是把老婆拍得最丑的那一部《立春》,口碑最好。

  冯小刚也很聪明,拍完贺岁三部曲之后,就很少用徐帆挑大梁了。他现在更喜欢跟苗苗们打成一堆。

  导演伍仕贤的老婆龚蓓苾也很好看,然后他就连拍了三部用老婆当主角的电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姜文是最实诚的,爱老婆,且敬老婆。他的电影里常常充满了对现实的戏谑,对结构的破坏,还总弥漫着一种强烈的历史虚无感。唯有片里的周韵,能让人触到真实的血肉。

  这次的《邪不压正》尤其明显,几乎所有的角色都经过了哈哈镜式的变形,肢体与念白都是夸张喜感而又丑态百出。李天然是四处找爸爸的傻子,朱潜龙是欺师灭祖的混子,蓝青峰是老谋深算的骗子,唐凤仪是搔首弄姿的浪荡女子,唯有周韵演的巧红,是全片唯一一个真实而又清醒的正常人。

  顺便说一嘴,原著里巧红只是个胡同里的小裁缝,结果电影里硬是改成了京城第一裁缝,穿的衣服都颇有品味。你就想想吧,姜文得有多疼周韵。

  也是因为巧红对着李天然说,“男人,不要轻易说大话,男子汉,不能只说不做,要行动!”,才让他从一个不自觉的英雄成为了自觉的英雄。巧红的话,在男人的一片插科打诨欺瞒哄骗之中尤其一本正经,尤其铿锵有力。

  《圆桌派》里,孟广美讲了一句大实话。她说,姜文的电影里似乎总有一支白玫瑰与一支红玫瑰。白玫瑰是白月光,就像姜文明晃晃的理想。红玫瑰却大多是蚊子血,欲望倾泻之后总没落得什么好下场。

  姜文自己也没意识到这个规律,但想想还真是这样。《太阳照常升起》里的疯妈与林大夫,《让子弹飞》里的花姐与黛玉晴雯子,《一步之遥》里武六与完颜英,还有这部《邪不压正》里的巧红与唐凤仪。

  红玫瑰的面目总是模糊不清的。时而是宁静那身湿淋淋的红色泳衣,时而是陈冲从白大褂里露出的半截子结实小腿,时而是舒淇裹着的一袭蓝色浴袍,时而又是许晴从旗袍里撅起来的屁股。

  但白玫瑰,一直都是周韵。虽然身份一直在变,但骨子里总是那个倔强又强悍的大女人。

  电影里,最动人的一幕,大概就是李天然追着巧红问,“你开枪打我,不怕把我打死?”

  那一刻啊,觉得姜文费劲心机搭起来的屋顶啊,水塔啊,围墙啊,都不在了,他还是当年那个赤诚的马小军,追随着成熟的女性。

  这几年,周韵在姜文电影里的戏份越来越吃重。据说明年还要拍一部《施剑翘传》,主角也是周韵没跑了。(《邪不压正》最后,巧红背上行囊要去复仇的悬念,就像是姜文预先抛出来的引子)

  这次邪不压正,姜文干脆让老婆周韵来当总制片人,他给出的理由是,“温州人嘛,人家必须当老板。再大的账,对我来说,也就是三瓜俩枣,”姜文还要尊称周韵一声“周老板”。邪不压正北京首映,明明有暴雨预警,但还是选在了完全露天的古长城剧场,姜文说,“是周老板的意思。”

  孟广美嫁给了世贸天阶的老总,常在家里给老公泡茶。她问姜文,“周韵不帮你泡茶吗?”姜文的回答很逞强又很坦白,“她爱泡不泡,我无所谓。”

  孟广美又问姜文,周韵当制片人,那大事儿谁说了算?姜文立刻反问,“多大事儿啊?哪个事儿算大事儿?”文文大概也怕没面儿,补了一句“拍摄我说了算,所有我不想管的事儿,都归别人管。”文文已经够坦白了,窦文涛还见缝插针地追问,超出预算了怎么办呢?文文只能反问一句,什么叫预算啊?

  其实姜文自己也承认,“我愿意仰视女性,我愿意电影里的女性都是独立的有能力的,不经过女性的锤炼,就不会认识自己。”邪不压正里,唐凤仪噼里啪啦回敬朱潜龙那几巴掌,其他男导演还真拍不出来。

  谁让姜文从小就生活在一个母亲强势的家庭里呢。说起今年母亲离世,姜文都还带着对母亲无比敬仰的感情。“今年老太太走了,她是脑梗梗在中间这儿,一点没麻烦谁,就符合她这性格,一辈子牛,死了走了之后也非常牛,不啰嗦,就走了。”

  母亲走了之后,姜文身边最重要的女性,大概就是周韵与女儿了。可惜也可惜在这一点,姜文总在仰视温暖又坚强的女性,对男性弱肉强食的达尔文世界有所鄙夷。偏偏他自己也是个男人,他并不知道把自己摆在哪个位置。所以他的电影里,常感到自大与自卑,坦诚与虚无,拧成了一股纠结的绳。

  尤其是姜文这几年的电影里,你会明显感觉到,男性角色越来越不可爱,而女性角色越来越生动鲜明。没办法,姜文自己都讲,“我越来越像我妈了。”

  邪不压正里,姜文借着蓝青峰之口说,“谁要是把心里话写在日记里啊,那就是下贱。”即便是在这个自己造的电影世界里,姜文也无法真实地袒露自己,他总是要把真心话埋在玩笑里,埋在恶搞里,谁敢深挖谁才值得吃他的饺子。

  政治总是丑恶的,历史总是虚无的,姜文独独把那份坦坦荡荡的相信,给了周韵。她身上所承载的感情最直接也最真诚的。

  《一步之遥》里,马走日打晕了武六,告诉她,“找个男人,不是为了和他一起死,而是为了和他一起好好儿地活。”

  《邪不压正》里,临别之时,李天然问巧红,我怎么样才可以找到你?巧红嫣然一笑,“我会找到你。”

  几句话虽然简短,但真的是诗意至极,也浪漫至极。但你要以为,这就是真实的姜文了,那大概率也是错的。姜文始终就像当年《有话好好说》里那个愣愣的赵小帅,向人嘶吼着,“你理解我?我都不理解我自己,你理解我?”



相关内容: 大话聊明星:看了三季《 这鱼不脆? 听听姜文谈 闲话圆桌派:姜文:我老 【人物】姜文扮演姜文 闲话圆桌派:窦文涛: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