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

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

18565871528(tel)

18565871528(fax)

当前位置: > 贝斯特老虎下载 >

古埃及、犹太教和中世纪手稿中的喵星人

2019-04-24 06:43字体:
分享到:

  “喵星人的铲屎奴”在当下俨然成了一大批爱猫人士“自轻自贱”又充满骄傲的昵称。对于众多文艺青年,猫的优雅、妩媚、神秘为他们的生活提供了无尽的安慰与温馨。在历史上,猫这种极富神秘彩的生物也经历了或备受尊崇、或惨遭屠戮的命运。

  根据2007年《科学》上的一篇研究,现代家猫的各种亚种在基因排列上与中东野猫群谱几乎毫无差别,证明了家猫确实单一起源于中东地区。考古学家曾在塞浦路斯发现一只约距今9500年的野猫埋葬在一个人的墓地中,为人类与猫的早期关系提供了一些证据。而在中国的泉护村遗址(新石器时代仰韶、龙山文化遗址),也曾发现距今5300年的两只猫的八件骨骼。而根据对其骨骼的胶原蛋白同位素分析,这两只猫的食物主要是肉食和粟类粮食,从而证明这些猫很可能是人类喂养的。

  在中世纪和近代早期历史上,出现过多次针对猫的大规模屠杀,而且常常与猎巫运动联系在一起。为什么中世纪后期的基督教文化对于猫有如此强烈的憎恨感呢?

  在古代文明中,埃及人对猫的崇拜最为引人注目。在埃及中,拉曾经化身为猫,击败了阻止太阳东升西落的巨蟒阿波菲斯,人们因此将猫视为神明的化身。早在第二王朝时期(公元前2890年),在下埃及和尼罗河三角洲地区就出现了对猫神贝斯特的崇拜。而在上埃及地区,代表着战争和治愈之神的塞赫麦特(Sekhmet)主要是以狮脸女人身的形象出现。上下埃及统一之后,在公元前第一个千年左右贝斯特神和塞赫麦特神逐渐合一,以猫脸女人身的形象出现。尤其是古埃及第王朝迁都底比斯之后,猫神贝斯特的形象更加固定下来。

  随着家养猫在埃及地区的普及,其神明形象也从战争之神逐渐转化为守卫家园的神祇,但是仍具有法老捍卫者的象征意义。比如,在中王国时期的贝斯特神像虽然描绘的是猫脸,却常常附加一个狮脸面具,以此体现其原初的野和力量。

  希腊史学家希罗多德在公元前450年参观过埃及的巴布斯提斯(Bubastis),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猫神崇拜记录。他写道,在这个地方,如果故意杀害猫,是会被判处死刑的;出于误杀,则要按照女祭司的要求赔偿相当数量的银子。家养猫死去的话(多数由于食物中毒或被其他野兽咬死),全家人都要剃掉眉毛以表哀悼,否则贝斯特神就会降灾。

  死猫要送到神庙中做成木乃伊后安葬。19世纪末期,人们在埃及发现过一处猫墓地,其中埋葬了大约三十万只猫。这些猫都涂抹上香料,做成了木乃伊,甚至在墓中还放着供猫嬉戏用的小老鼠和线球。此外,在火灾的时候,如果古埃及人看到一只猫从火场中走过,就要举行的哀悼仪式,因为这代表着猫神在替人减轻灾难。

  家猫在古埃及主要是防止老鼠偷吃粮食。另外,猫还能与蛇战斗,从而为猫赋予了一种高贵而神秘的力量,也符合埃及中拉神与巨蟒战斗的传说。家猫除了捉老鼠之外,也常常随同他们的主人外出打猎,在大英物馆中就陈列着一副古埃及时代的“喵星人狩猎图”。

  新王朝时期,许多想要生育的妇女也会佩戴绘有猫神贝斯特的护身符,护身符上描绘的小猫数量就代表着她们希望拥有的子嗣数量。到了托勒密时代,埃及逐渐受到希腊化影响,而代表的猫神贝斯特也被希腊人解释为阿耳忒弥斯的变体。而当罗马人占领埃及之后,尤其是基督教的兴起,使这种异教神崇拜逐渐归于湮灭。

  有人认为基督教对于猫的负面看法来源于《圣经》中并没有对这一动物的记载。然而细究起来,这种解释实在是过于牵强。

  《圣经》里虽然没有喵星人的身影,但多次出现过其他大型猫科动物,尤其是狮子和。比如《纪》中,祖先雅各伯祝福儿子犹大时说:“犹大是只幼狮;我儿,你猎取食物后上来,屈身伏卧,有如雄狮,又如母狮,谁敢惊动?”

  有人认为《圣经》中不记载猫是因为埃及人崇拜猫神,视之为偶像崇拜而不予记载。可是埃及人崇奉的其他动物神,《圣经》中往往有所记载。后人的一些解释说,虽然被囚在埃及四百年,但他们可能确实不知道家猫的存在。因为埃及人将猫奉为神明,不大容易被身为奴隶的所接触。另外,希腊罗马文明早期也几乎没有猫的身影,他们是在征服了埃及地区之后才知道家猫存在的。

  值得注意的是,《塔木德》中确实有关于猫的描述。其中一篇这样说道:“如果上主没有给我们颁布《托拉》(亦即摩西五经),我们就要从猫身上学习谦逊。”(Eruvin,100b)一份9世纪的拉比解经书中记载,猫的谦逊主要体现在它们常常将自己的脸遮挡起来。而且,猫有掩埋排泄物和清理身体的习惯,也使喜好清洁的将之视为生活中的美德导师。

  《塔木德》中也有关于猫的负面记载。一位拉比的学生问他,为什么狗认识自己的主人,而猫却不能?拉比回答说,因为猫吃老鼠,从而导致记忆力下降;猫吃的老鼠越多,记忆力就越差。但是,在犹太教的习俗中,并没有后来基督教中对于猫、尤其是黑猫的忌讳。

  大约创作于10世纪前后的宗教读物《宇宙颂歌》中(Perek Shirah),描绘了各种受造物赞美造物主的场景,其中猫所唱的颂词来自于《诗篇》中的名句:“我追击我的仇敌,并且把他们捕捉,直到将他们除尽灭绝,决不返回。”明显可以看出,猫作为捕猎者的形象,在犹太文化中还是颇受赞颂的。

  在中古时代,居住于隔都中的也会养猫,主要是防止老鼠啃噬《圣经》和偷吃粮食。在黑死病肆虐期间,犹太社区中家猫的存在也在很大程度上抵御了鼠疫的蔓延。当然,一些研究指出,的饮食习惯与居住环境可能在更大程度上保护了他们。因为在中古晚期和近代早期,不少西欧底层人会吃老鼠肉,这也给传播鼠疫的跳蚤们提供了更多机会,而因为清洁饮食律法而往往幸免于难。不过,这些反过来更加强了西欧人对和猫的仇恨感,认为正是他们在暗中扩散黑死病。

  基督教世界并非从一开始就对喵星人充满敌意。在中世纪的修道院中,一直有猫的存在,而它们的身影也借着中世纪的手稿得以保存下来。除了动物寓言故事集之外,猫的形象更多地出现在中世纪手稿的边缘补白处,颇有效果。根据圣伊西多尔的研究,猫的拉丁名字(catus)来源意为“捕捉”。虽然在词源学上并非如此,这也表明了在中世纪人的眼中,喵星人的主要作用还是捕捉老鼠,被赋予了一种狩猎者的形象。

  最让人们难以接受的是,老鼠们还会啃噬教堂里面的蜡烛,甚至会去偷放在圣体龛中的基督圣体(无酵面饼)。这实在是极大的亵渎!13世纪中期的一份动物寓言故事集里就描绘了大猫们捉拿偷吃圣体老鼠的场景。

  老鼠偷圣体,猫捉老鼠,在底部还有一只正在演奏乐器的喵星人,Harley MS 4751, f. 30v

  除了啃噬手稿和到教堂偷圣体之外,老鼠们还会偷吃僧侣们的奶酪,这在当时的可算是相当昂贵的食物。在一部约11世纪后期的中世纪手稿中,描绘了一只老鼠爬上餐桌偷吃希尔德伯特(Hildebert)的奶酪,希尔德伯特举着一块石头准备捕杀。桌边,有一只被描绘成狮子样的大猫正威风凛凛地守护着主人辛苦抄写的手稿。最为有趣的是,仔细观察希尔德伯特面前摊开的手稿时,赫然发现那上面写着的竟是对老鼠的诅咒:“最为卑鄙的老鼠,你常常令我恼火。让上帝摧毁你吧!”(Pessime mus, sepius me provocas ad iram; ut te deus perdat)

  一位9世纪的爱尔兰僧侣曾为自己的爱猫写下了动人的诗篇。在他的笔下,小猫的捕猎生活和自己的学术探索融为一体。著名动画电影《凯尔经的秘密》(The Secret of Kells)中的小白猫就来自于这首名为《白盘谷》(Pangur Bán)的诗(节译):

  然而,不是所有的猫都这么受待见。一份1445年的手稿中留下了猫爪印,想必手稿拥有者当时一定非常烦恼。不过,这还不是最苦恼的事儿。一份大约写作于1420年的手稿中记载着对猫的诅咒,因为抄写员发现:猫在他抄写的手稿中撒了泡尿。因此,这位抄写员不得不在这半页上停止抄写,并说明了原因和对后人的告诫:“此处并没有遗漏,但是一只猫在某个晚上把尿撒在了上面。我要诅咒那只某天晚上在代芬特尔这里,在我的书上撒尿的那只猫,并因为它的缘故也诅咒其他的猫。一定要注意,在猫可能溜进来的地方,千万不能把书开着就离开。”

  此外,在中世纪的描绘中,猫常常同弦乐演奏家联系在一起,这可能是源于它们的胡须和琴弦的相似。比如,一部14世纪早期的《时令书》(Book of Hours)中就描绘了几只小猫正在优雅地演奏三弦琴等乐器。